分享

众惠相互上半年实现原保费收入4.92亿元 超2018年全年

华夏时报上市公司2019-09-03 14:57:17 阅读

8月30日,中国首家经保监会批准设立的全国性相互保险组织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下称“众惠相互”)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经营情况报告。2019年上半年,众惠相互累计实现原保费收入4.92亿元,较上年同期业务增量3.39亿元,业务规模同比增长221.32%,已超2018年度全年保险业务收入总和。分出保费1024.03万元,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1.57亿元,实现已赚保费3.25亿元,保险业务累计支出3.9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众惠相互共有621144名会员,较去年同期增长率546.98%。其中,个人会员621033名,企业会员111名。

上半年减亏281.63万

净利润方面,众惠相互上半年亏损2789.62万元,较2018年同期亏损减亏281.63万元。幅度缩减9.17%。其中,累计实现保险资金运用收益1105.52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收益2540.72万元,保险业务收益-6442.65万元,其他业务收益6.80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保险公司一般都需经过‘七平八盈’的锤炼,即需要扛过7年左右的亏损期,才能进入盈利通道。现在行业内的很多公司,都经历了这个阵痛期后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和行业地位,其中不乏一些消费者关注度和知名度较高的明星险企。”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向楠也为亏损在情理之中,其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成立不久使得新建开支多,且规模小,所以业务及管理费用的占比较高。”

偿付能力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本社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559.01%,较2018年有所下降,众惠相互在报告中解释称:“由于业务快速发展导致本社最低资本上升,偿付能力充足率较2018年度末有所下降。”同时,该社还对偿付能力充足率设定了目标,即每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 150%或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

从赔付支出方面来看,2019年上半年,众惠相互综合赔付支出3149.24万元。其中,赔付支出1626.49万元,摊回赔付支出682.63万元,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2680.51万元,摊回保险责任准备金475.12万元。赔付支出方面。2019年上半年,直接赔款支出1,453.17万元,直接理赔费用支出44.13万元,间接理赔费用支出129.19万元,摊回赔付支出682.63万元。保险责任准备金方面。2019年上半年,按照赔付进展和风险暴露情况,本社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2680.51万元,其中,已发生已报告部分(含理赔费用准备金)156.95万元,已发生未报告部分2523.55万元。再保后摊回保险责任准备金475.12万元,其中,已发生已报告部分-62.03万元,已发生未报告部分537.15万元。

报告还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众惠相互资产总额为13亿元,负债总额4.74亿元,净资产8.23亿元。其中,其他权益-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资本公积604.48万元,未分配利润-1.83亿元。

资金运用方面,众惠相互表示,2019年上半年债市收益率总体下行,股市出现一波上涨行情,市场总体表现好于预期。本社资金运用总规模相对稳定。截至2019年6月,本社可运用资金规模为8.12亿元,累计实现投资收益3646万元。

深耕健康险

公开资料显示,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主营业务包括信用保险、保证保险、短期健康和意外伤害保险等。

成立2年多来,众惠相互已历经多次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变更。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7月23日,众惠相互发布关于变更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第二大出借人联合创业拟退出出借人名单,瑞华投资和上海即富接盘。

对于资金出借人变更,众惠相互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转让交易系各方出于自身业务调整的考虑进行的,也不会影响我社经营的稳定性。

其进一步解释称,众惠相互是中国首家经原保监会批准设立的全国性相互保险组织。与股份制保险公司相比,相互保险组织具有一些明显的差异化特征。其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不同于股份制保险公司的股东,前者与相互保险社之间系债权债务关系,后者作为出资人,拥有股份制保险公司所有权。

根据原保监会《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等相关规定和本社《章程》约定,本社与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签订借款合同,并按照借款合同进行偿还,出借人不得要求提前偿还。初始运营资金借款债权的质押、转让与交易须严格遵循中国银保监会现行或届时有效的相关规定,履行中国银保监会规定的程序,不符合上述相关规定或未履行上述程序不得擅自质押、转让与交易。因此,本社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的出资系未到期债权,其性质并非股权。开业至今,本社全部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不参与众惠相互经营管理,高级管理团队均为市场化选聘。本社建立了规范、明晰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部控制及授权授信体系,明确各层级、各部门、各岗位职能与分工,同时强化风险合规及内部审计部门的风控、监督职能,有效防范经营风险。本社从未发生任何对外融资性关联交易,未对任何关联方提供过融资性担保。本社经营情况总体稳健,偿付能力充足,在银保监会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中被评为A类。

值得一提的是,结合前几次的出借人变更来看,众惠相互引入的股东公司多有医疗医药、信息科技等资源优势。部分新股东的入场,也对众惠相互业务开展带来了帮助。此前,健帆生物便与众惠相互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进行资源共享,联合推出了“爱多多·肾病关爱互助计划”(以下简称“互助计划”),以“健康管理+专病保险”的创造性组合,关注慢性肾脏病人群(CKD)的全方位保障。互助计划中包含了全国首款面向慢性肾脏病患者可带病投保的相互保险产品。

王向楠向本报记者表示,相互保险在法国、德国、荷兰、日本等国的市场份额超过40%,中国目前太低,所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发展过程是漫长的。考虑到社会组织方式、金融和法律制度、保险历史、金融稳定等原因,我觉得二三十年后中国相互保险能达到15%-20%就不错了。相互保险公司之间的差异比股份公司之间的差异还大,所以公司要追求自身独特的模式——专业化、市场行动快、“小而精”是方向。

事实上,近两年,众惠相互不断发力深耕健康险。2018年年报显示,众惠相互前两大险种即是意外伤害险和健康险。2019以来,众惠相互又先后推出“丁香仁医·众惠相互保险计划”、“年轻保”产品,还与成都高新区管委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推出“华西妇儿联盟相互保险计划”。

众惠相互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未来,我社将继续坚持“补短板、填空白”的定位,深耕垂直和特定领域,以相互保险的机制和模式为大众提供专业、普惠的保险保障和健康管理服务。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文章发布后30日内与我们联系。
分享:

推荐阅读